位置: > www.yl8.cc >

做个负任务的国民
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6-29 08:31 来源:admin

有不少大陆友人问过我,所谓老牌民主国度跟不成熟的民主国家,差别在那里?

我答复他们,”国民的责任心,明白的晓得,国家发展好或是不好,依靠的还是他们自己,选出的政府领导人,只是代行他们的用意罢了”

台湾民主成不成熟,看媒体骂总统就很明白了,什么都以总统说为批评依据,而不分是在政策沟通期,还是在政策履行期有不同的反应。在沟通期,拿事实讲情理的提倡导,在后期,则是数据谈话,看施政后的结果来打分。

而且,援用报导,也不分什么叫局势话,什么叫真正的政策,抓到了就痛批一番,比方JUN5238引用了马英九宣称要所有的高中都成明星学校的报导后,就直接批驳了。基本就没去想,那种场所,有礼貌的人不都是这么说的?

什么是可以说不可以做,什么是可以做不可以说,这个是入社会的人都明确的做人ABC, 做个总统要还不懂,那也太成熟了。在那场合,他那么说,何错之有?笑笑就算了,怎能当真?难不成真当他是皇帝,君无戏言?拿这当新闻来报的记者,才真叫穷极无聊。

这诚然是个笑话,但假如深刻来看,实在就能够发现,台湾实行民主政治多年,但中国封建时代的帝王思维,其实仍是深深的影响着咱们的思为。

中国人的传统文明里,对引导总有作之君作之父的冀望,因而一个群体的生涯好坏,咱们的传统思维里,总是要那些领导去负责的。但这种盼望跟请求,是要有一个背景来支撑的,就是帝制王朝。因为在古代的帝制下,君王领有无限的权力,所以公民当然要天子对所有国民供给幸福生活的无穷保障。

有所得,就有所失,当政治权力开始转移后,人民对政府领导的要乞降渴望,就必须要下降,因为民主系统下,已不允许再浮现那种大权在握的领导人,同时也是文化进步的象征,知道把全部人民的福祉压在一个人身上,是不切实际的,由于是”人”就做不到。

于是,在这个民主成熟的过程中,领导民选,票票等值,切实只是民主的表像,真正要做到的,是每个人民对自己负责,为自己幸福负责,清楚的清晰,选出的领导,是因为政府事务需要一个经理人,而不是人民需要一个王。

但台湾人民广泛上是缺少这种认知的。

轨制上,我们确实把政府各级领导人的权力限缩的似模似样,向经理人集合了。在态度上,我们也拿他们当人民公仆看了。但在心态上呢?则依然是以”王”的尺度来要求他们。

好嘛,好的,?廉价的,你都拿走端走了,流汗流血的活全要他们去干了,只能付出,不不能公正待遇,天下有这种事件?

当然不会有。

但台湾人都认为可能有。

所以我们常会看到在这个BLOG里,有N多的文章都指着总统鼻子骂,这也不好,那也过错。

而后媒体也是一窝蜂的指?蛭鳌?/p>

当然啦,大家理由都超多的,什么”自己要做,就要欢喜受”,什么”领导人就要概括蒙受所有责任&rdquo,www.yl.cc;,理由一大堆,但都不一个骂人的清楚,当初中华民国宪法和法律,到底给了总统什么样的权力,好让他可能欢喜受和承当责任。

这样讲可能太形象了,我举个例子好了。

就像有人找?售买车,举出了一大堆的买车标准,?售心里盘算,这大略是要买宾士S600了,然后那人拿出25万来就要牵车。?售不肯,www.yl.cc,而后买家就指着?售鼻子骂说,”本人要卖车的,就要欢乐受”,”既然要做这行,就要负所有义务”

换成你会不会回一句,”你也差未几一点,一分钱一分货,出买MARCH的钱,还想买BENZ,你是康固力秀逗吗?”

买车我们都能接收一分钱一分货,那恳求政治经理人,怎么不会反思,我们到底给了他什么样的权力呢?

在他的权利之下,该有的施政水平,我们当然要严格请求。但很遗憾的是,我在媒体和良多博文里看到的,却都不是这么回事。

台湾的政府,有很多组成,而我们的法律也把各个大部权力责任切的很明白,光靠总统一个人,是无奈完整指挥和要求的,不说别的,破法院长王金平,是马英九可以”指挥”的吗?王金平不鸟马英九,马英九能拿他怎么?就算能,马英九敢吗?于是马英九如果需要破法院配合,那就须要和王金平好好沟通,进行政策交易。

这就是民主政府,效率不高,充满了权谋,但好处是人民的权利可以有更大的保障,国家也会相对牢固温和。

所以,马英九确切有许多事件做不到,www.yl.cc,或者,可以做到,需要时间。

从理智上,知道这个的有多少人?

少,真的很少,人人都用蒋介石的独裁时期来对待当初台湾总统的效力,或者,对他们有极多的期冀。

然后,这种不负责任的要求,就做作的反应在了选举期间,大家乱开销票的情况了。什么都要他承诺,什么都要他来做,压根就没想过,可能吗?

”总之,我的幸福就交给你了,万事拜?!!”

这就是台湾人民对一个总统的奢望跟要求,然后还不准人家说瞎话。说了真话的,铁定选不上。

”如果选不上,交给了另一个才华更差的人,那台湾人就更惨了,为了让台湾国民生活的更好一点,我就说点违心话,先当上总统再来承担激烈的炮火吧!!”

这应该是所有总统候选人在竞争时的心声吧。

因为有不想对自己幸福负责的选民,天然就会选出无奈全体负责的总统了。

因为对权力和义务始终拎不清的选民,才会有那么多不负任务的政客及媒体大嘴敢随便谈话,不怕被人民揭穿和唾弃。

所以,台湾民主程度的下一步,就是要台湾人民自己对自己的幸福负责,尽我所能的筛选好的经理人,任前充足考察,任中依法公平放权和支持,任后清理总帐,要他的政党负责。同时,弄明确各政府局部的责任区,找对的人做对的事,自己要辛劳点,而不是什么都找总统,因为,他不是我们的”王”。

0